全部
我是学霸   >
大学生活   >
来聊来撩   >
放飞无聊   >
未来之路   >
当我兼职网拍之后,从此再也不敢网购了
在校兼职
2020-05-20

前两天,我妈网购的衣服到了。

我眼瞅着她先是乐呵呵地拆快递、试衣服、滴溜溜地转,最后捧着开衫的下摆走到我跟前,一脸的失望:“这衣服料子太差了,版型也不好。”

“早跟你说了,评价是假的。”我说。

我没告诉她的是,我那时已经加入了“网拍”行业,知道商品的好评并不全是来自真实的买家 —— 而是很大一部分来自“网拍”大军。

 交了188元,

我入了网拍的坑

2018年,上大二后的我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每月1500元的生活费已经支撑不起我的日常开销。

开学两个月,我不仅向我妈多要了2000元零花钱,还背着家里人在“花呗”上套现了近3000元。

还款日临近,我正焦急的时候,高中同学苏芸发来微信,让我帮她转发朋友圈“做宣传”。我一看,她让我转发的内容是:“招聘网拍模特”。

所谓“网拍”,其实就是拍“买家秀”—— 为电商的商家拍摄产品的照片或视频,放在“宝贝评价”中软性地做推广。

这种“行业”是从最早的“刷单”演变而来的。早几年,某宝上一些商家为了让买家觉得商品“抢手”,用刷单作弊。

2016年,某宝加强监控,严厉打击了一批刷单的店铺和账号。于是,那些专业的刷单团队又迅速转型成了“网拍平台”。

如今的网拍不再像过去刷单一样追求速度,而是假戏真做,追求“真实感”和“质量”。

只要某宝账号过关,网拍随做随停,轻松自由,我早就想试试。

但我也听说,市面上有很多平台打着幌子骗钱,一直没有找到让自己放心的途径,这次有熟人在做,我赶忙询问。

苏芸在微信上“嗖嗖”地给我连发来几张精美的图片,是一个“网拍工作室”的介绍,上面写着:

“网拍模特就是拍买家秀,不是专业模特,出图要求不高,自然生活照即可。”

“爱美爱拍照,会淘宝的学生党、上班族和宝妈都可以加入,只要你有一部手机,态度认真,利用空余时间接单,时间地点自由选择。”

再往旁边看,还有几个标红加粗的字:“加盟费188元”。

cr:b站up主@棒呆小哥BOY

看到要收费,我有些不安,犹豫地跟苏芸说要再考虑一下。她发来几张亲昵的表情包,说:“咱俩关系这么铁,我怎么会骗你。会费是公司规定,不然我哪会收你钱。”

末了,她又加一句:“我们下个月要提高加盟费至258元了,你可要抓紧时间哦。”

我考虑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刷完朋友圈,立马转了188元“会费”给苏芸 —— 她发的朋友圈实在诚恳,并且诱人:

“做了网拍的烦恼就是有收不完的快递,穿不完的衣服裤子,戴不完的帽子和挣不完的钱。”

苏芸给这段文字的配图是“做单模特”的买家秀和收到佣金的截图。

很快,苏芸就领取了我的转账,并让我发6张全身照和自拍照给她去“审核”。

我花了很长时间从手机相册里翻出自己最满意的6张照片,小心翼翼地发送过去,没过多久,苏芸就回复:“审核通过。”

苏芸给我推荐了“嘉人平台”的管理人“贝贝”,她说,贝贝会拉我入“新人培训群”,晚上8点准时统一线上培训。

cr:b站up主@Niky小悦儿

我第一时间添加了贝贝,但又有些疑惑,回过头问苏芸:“如果我的照片审核不通过怎么办呢?”

苏芸耐心地解释,在嘉人平台上有4种职位:“接单”、“招商”、“放单”和“外宣”。

接单是做网拍的主要内容,即新人做模特接单,拍买家秀赚钱;

招商就是帮平台招商家入驻,能拿到相应的奖励;

放单就是做“眼线”,是帮商家(向模特)放单子,指导操作,赚服务费;

外宣就是“做推广”——招新的模特进入平台,从中赚提成,俗称“拉人头”。

听了她这番话,我安下心来,甚至还有点欣喜:

如果我做模特接单拍照的同时还做其他的工作,岂不是可以赚更多的钱了?

 "拍拍美照就能白捡,

多划算!"

晚上,我准时守候在微信群里。

8点一到,贝贝就往群里发大段事先编辑好的文字和“防骗指南”,简洁且高效:

“‘佣35含+10’表示35元的买家秀佣金,包含模特寄回(商品)的快递费,如果视频也通过审核,再加10元佣金;‘女号5心‘表示要求做任务的账号信息为女性,账号信誉等级是5颗红心以上……”

在贝贝的介绍下,我逐渐弄清了一些网拍的专业术语和防骗技巧,发现这个行当并不复杂。

除了买家秀单子,网拍单子还分“送拍单”、“举牌单”,以及佣金更高的“视频单”和“详情单”。

一般,买家秀的单子是35元起价,收货两天内,模特要出10张图发给商家或“眼线”审核;

送拍单最简单,模特拍完照片,商家直接把产品送给模特,不付佣金;

举牌单30元起价,由模特按商家要求,手举文字纸牌拍照;

视频单50元起价,要拍摄十几秒的小视频;

详情单200元起价,模特出的是产品细节的展示图,供商家放在商品详情页里给其他顾客观看。

cr:b站up主@Niky小悦儿

贝贝说,和嘉人平台合作的商家有很多,除了某宝外,还有某多、某音和某博上的商家,拍摄的产品类型主要集中在女装饰品、包包、鞋子、手机壳和水果等等。

10分钟不到,新人培训就结束了。

贝贝发了一段鼓舞人心的话:“网拍模特就是一单一结,价格透明,多劳多得。每个人自身条件不一样,接单勤快、出图质量好的,收入自然高。咱们工作室网拍月入上千、上万的有很多。只要你努力,这里就是你的舞台。”

我顺利通过了测试,被贝贝拉入接单群。

顶着“湖北-模特-笑笑”的群备注,我兴奋不已,觉得自己仿佛真的成了一名“模特”,开始想象着接下来的日子:

不用花钱随意买买买,还能赚佣金,像网红一样每天拆快递,拍精致美丽的照,还能晒朋友圈,收获一大串的点赞和评论……

怀着对“网拍”的美好期待,我死盯着手机屏幕,准备开启自己的第一单。

突然,我看到群里有一张速干帽的单子,是个送拍单,操作并不复杂 —— 前几天,我洗头没及时吹干头发结果感冒了,正缺一顶速干帽,于是赶紧扫描二维码进了群。

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后,商家就关闭了“默认进群方式”,“眼线”开始帮商家选人。被@的群成员,都是颜值和账号“过关”的模特,不合格的立即被清退出去。

拿到“关键词”只是模特做任务的第一步。

眼线又发了一张产品主图,是某宝搜索界面的截图,发货地、店铺名之类的关键信息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为了防止模特偷懒,如果直接搜店铺名下单,就不能提升商品的销量排名了。

我在某宝的搜索框输入关键词后,跳出了各式各样的速干帽。看着产品主图,我一路比对,耐着性子翻了好一会儿,连换了几个关键词,才总算找到了那款速干帽 —— 确实销量不高。

我把店铺的截图发给眼线,对方确认无误后,我就要进行“浏览”和“货比”了。

所谓“浏览”,就是要像一个真实买家一样,浏览商品的详情页、评论页,还要问大家以及和客服假聊;“货比”即货比三家,得去其它店铺浏览同样的商品,5到8分钟后才能回到这个店铺下单。

我按照流程下了单,又回到“速干帽送拍单”的微信群里,提交了自己的订单号、账号、下单时间和垫付金额之类的信息,等待收货、出图。

做完这一单,我立即折回嘉人平台的接单群,继续盯着合适的单子。

后来,我又相继接了帽子、卫衣、T恤等送拍单。虽然没有佣金,但产品不需要寄还给商家,也是赚了。

cr:b站up主@努力变可爱ww

一头扎进网拍群的我就像一块干燥的海绵落到水里,瞬间吸满了水。

模特刷的单子商家会优先发货,很快,我拍的几件东西就陆续到货了。签收2天之内,我要按照各个商家的出图要求,给他们“返图”。

其中,速干帽商家的出图要求最低:“好看、自然、不敷衍就给过。”那天我没有洗头,直接包裹着干头发,打开美颜相机自拍了几张就交了图。

收到24.9元的“本金返款”的时候,我心里美滋滋的:“动动手指、拍拍美照就能白捡,多划算!”

 "网拍水太深了"

有一天,我穿了商家送拍的卫衣和帽子,搭了一条自己的牛仔裤,想图省事,尽量通过一组照片,同时完成几样商品的买家秀。

上完课,我拉着好朋友枝子,神秘地说:“待会儿咱去人工湖情人坡那边拍点照片。”

枝子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心血来潮突然想拍照了?”

我不太好意思,扭捏地说:“哎呀你帮我拍几张,我待会儿跟你详说。”

等路上没有同学了,我才把自己加入网拍的事告诉了枝子 —— 毕竟以后可能会经常拜托她帮忙拍照。

枝子有点吃惊,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质疑:“你竟然也搞这事儿了,不怕被骗吗?”

“我都接了好几单了,靠谱。不花钱就能买点小东西,它不香吗?”我有点不高兴。

当枝子得知我身上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是商家送的,脸上的神情渐渐变了:“那挺不错啊,说得我都心动了。”

我趁机怂恿枝子,趁着“会费”还没涨价,和我一起赚点零花钱。

说实话,我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在平台上做“外宣”来钱最直接,拉一个人进平台交会费,就能抽成100元。

我和枝子明说,我俩到时平摊那100元的抽成,她可以用更少的钱加入平台,我也能从中获利。

枝子欣然答应,当晚就参加了新人培训。

培训结束后她给我发消息,说她想做外宣:“拍照片还是太费事儿,来钱又少,不如主攻外宣。咱俩好友列表里成百上千人,这么多爱拍照的小姐姐,都是可利用资源啊。”

我明白,网拍平台之所以能存在,靠的不是别的,就是不断吸引新人进群缴纳会费。

cr:b站up主@棒呆小哥BOY

一些业绩高的外宣的私人微信,最后都成了工作号。苏芸的朋友圈,内容精致又专业,几乎都与网拍相关,但后来还是和微商们一起被我屏蔽了。

可我并不想这样做,为了一份兼职糟蹋自己的人际圈,我觉得有些不值得。

“不需要特别明显的宣传啊,还是做你的生活号,你不发平台别的模特的买家秀,发你自个儿的,文案偶尔提提网拍,铁定有女孩子心动来问的。”枝子明白我的顾虑。

不知怎的,看着枝子的双眼,我的内心开始动摇起来。

我点头答应了,之后,我们说干就干。

外宣的提成高,但成功率却比我们想象的低。刚开始,每发一条外宣文案,我和枝子都要精心琢磨许久,但即使是这样,愿意掏钱加入网拍的人还是很少。

前两周,跟我们咨询的十几人,都是熟悉的同学和学妹,大多数人在得知要交200多元的“会费”之后,就没了下文。

期末临近,我收拾好情绪,准备把网拍停一段时间,好好备考。

没想到这时候,紫怡出了事。

紫怡是低我一届的学妹,也是我介绍进网拍群的第一个人。她个子高挑,长得漂亮,人很单纯,看了我朋友圈的外宣信息就找上门来,说想利用空闲时间赚点零花钱 —— 毕竟,在大学生能选择的兼职当中,网拍显得新颖又体面。

我了解紫怡的性格,收了会费之后,就对她千叮咛万嘱咐:“网拍只能挣点小钱或者不花钱买点衣服,没有大钱可挣,培训时好好记防骗知识,别被人骗了。”

紫怡满口答应,可是网拍模特僧多粥少,商家要求又高,后来单子太少,紫怡便总想着怎么做才能接到更好的任务。

cr:b站up主息兮了了

一次,她进到一个“任务审核群”里时,看到“群主”发信息:“接任务,无需本金,商家垫付,佣金35,需要2人,人满撤回。”

这是一个顶着群主(商家)头像和昵称的骗子 —— 这种群是开放的,骗子无孔不入,他们进群后会迅速把头像和昵称换成和商家一模一样的,然后在群里发虚假信息。群主和眼线都很忙,除了放任务的时候在,平时顾不得群里的情况。

稚嫩的紫怡看了这条消息,赶紧点击头像添加对方为好友。骗子几乎是立即同意了申请,然后要求紫怡退了任务群。

骗子要紫怡发“花呗”的额度和“淘气值”给他们审核,貌似是把流程走得更正规,但实际上是想看她有多少钱可骗。看完之后,骗子让她拍一款5000多元的手机。

这种类型的单子我们从未做过。新人培训时,贝贝就强调过:接单时商家或者眼线要求模特私聊做单,就很可疑;超过300元的单子,模特们都要谨慎接单,要交给管理员审核才行。

紫怡稍稍犹豫了一下 —— 几千块钱对于她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一想到是商家“代付”,流程简单佣金又高,她心一横,就决定做了。

骗子让紫怡先浏览店铺1分钟,然后让她提交订单,打开支付宝扫一个“商家垫付”的二维码,“商家垫付成功后截图给我,就可以结算佣金了”。

骗子发来操作步骤的详细流程图,紫怡一一照做:先领了“内部券”,实付款1995元,可当指纹支付的那个圈在转动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商家垫付成功”的字眼并没有跳出来。

@息兮了了以同样的方式被诈骗了1.5万

紫怡把支付成功的截图发给骗子,对方继续装傻:“怎么会没有垫付的弹窗?先别急,我帮您捋一捋……我这边帮您查了,钱也不在我们这,直接退款不了,需要您再操作两回,达到商品金额才能转跳商家垫付。”

这时,紫怡终于认清了这是场骗局。

她悲愤交加,在微信上对骗子破口大骂。可对话框回给她的只有红色的感叹号 —— 骗子把她删了。

紫怡找到平台管理员求助,管理员了解情况后,只丢下了一句:“平时防骗指南不细看,这种被骗了我们也追不回。”就不再回复紫怡的信息了。

紫怡把这件事告诉我,我让她保存所有的截图,然后带她去了派出所。

我们到达时已经很晚了,派出所值班室里只有一位上了年纪的民警。他例行公事问完问题,而后摇了摇头:“怎么你们大学生了,还会着这么低级的网络诈骗的道儿?”

我低着头,不敢看紫怡。我知道任何旁观者都无法理解受骗者的心路,这1995元大概率是追不回来了,我觉得很对不起她。

从派出所回学校,我俩沉默了一路。快到学校时,紫怡抬起头和我说:“网拍水太深了,我可能不适合做这个了。”

因为生活费被骗子席卷一空,紫怡最后不得不和父母交代了实情。被她爸爸训斥一通后,紫怡退出了网拍接单群。

2020年春节一过,放单群里又热闹起来,一天不点开,群消息大概会有七八百条。

按照以往的惯例,除开重复的单子,我猜一天大约有500个单。

不过,我已经很少接单了。

一想到受骗的紫怡,还有学习成绩的一落千丈的枝子和自己,或多或少都和“网拍”有关,就不想再做下去了。

再后来我发现,网拍给我带来的影响,远远比我自己想象的大得多 —— 我无法相信那些精修的照片,也不敢再相信陌生人的好评了。

进入这条灰色产业链里大半年了,“轻松挣钱,月入上千上万”的梦想仍然遥不可及,相反,因为蝇头小利,我到头来害了作为消费者的自己。

我决定彻底停掉外宣,不再拉人下水,清理了微信列表里大批的商家和眼线。

枝子得知我准备退出几个大群的时候,急了:“你是不是傻?你不做有的是人做,电商环境也不会因为你一个人的退出而净化,再说了,会费交都交了,你退了也不会还你呀,留着接几单佣金单赚个奶茶钱也好啊!”

这时,又有一两个商品质量过关的商家回头找我“复购”。

我看着那家网红店的店铺名,想起同学一脸羡慕的神情,又认同了枝子的话,再次把接单群置顶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配图仅供读者理解讲述内容,与本文无关。)

【欢迎你来到穷考,本网站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投稿邮箱:Qk@zixin.net】

已有4243人查看

兴趣部落

下载

扫码添加公众号

登录手机APP

随时随地看穷考

下载APP

合作

投稿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