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是学霸   >
大学生活   >
来聊来撩   >
放飞无聊   >
未来之路   >
汉语言文学到底是什么样子?
专业学习
2019-06-27

前几天,高考分数线出来后,大家纷纷埋怨,无奈文科生,悔之当初不学理。

在多数人眼中,文科简单,都是那些学不来理科的孩子学的,志愿时填汉语言文学,毕业后都去当老师吗?

殊不知,即使是当老师,也远比理科生亦或是其它专业,更有风骨才情。

从屈原李白、莎士比亚浪漫主义,到杜甫白居易、托尔斯泰现实主义。

从风雅颂、建安风骨、魏晋风流、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到七子七贤、三苏四学士、唐宋八大家。

从浅草沉钟、京味林派、朦胧新月,流派交杂,到鲁郭茅巴老曹、沈钱周张,各种大家。

从山药蛋、荷花淀派、乡土寻根、伤痕先锋、新写实主义,到余华莫言、阎连科贾平凹、刘震云一地鸡毛。

从拜伦式、长河小说、解冻文学、欧·亨利笔法,到泰戈尔《飞鸟集》、卡夫卡《变形记》、大仲马《基督山伯爵》、狄更斯《雾都孤儿》。

台上能娓娓而谈,台下可妙笔生花。

她们都是平凡人,笑起来却如沐春风,眼里有止不住的五湖四海,温柔。

曾经听一个老教授说:“中文系培养的从来不是有才华的人,而是有才情的人。”

是啊,曾经微博有个热搜:当你某天在夕阳下,看见长河落日时,想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不是卧槽真特么美啊。

这就是读书的意义。

当你羁绊失落时,你说:“三千里流水长江,三千里长空月明。”

别在树下徘徊,别在雨中沉思,向前走一走,那便是一片明亮的天。

当你走起留恋时,你说:“闲庭曲槛无遗余,流水空山有落霞。”

有一个清晨我扔掉了所有难过,从此我的脚步就变得轻盈了。

当你遇上了一个姑娘时,你说:“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

“风清月澈,你是夜色弥漫的橘,是天边透亮的星。”

当你错过了一个姑娘时,你说:“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本是天上不归客,却因浊酒留风尘。举杯相识杯莫停,相逢美人笑几回。”

然而中文系并不就是伤春悲秋、雪月风花的,也并不就是可以培养作家的。

比于才情,老师们还是更在意,要教学生有教养的读书。

哪怕是身处沟壑,也要不忘风骨。

儿时读鲁迅的文章,总觉得过于诘屈聱牙,把先生笔下的人物当作笑料。

后来,年岁渐长,才知其深含意蕴。

那些戏呓一般的言语,没曾想时至今日,依旧令人发醒。

也明白先生弃医从文、乱世中为唤国人、为无数文人领路的风骨。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许多人说汉语言文学,想必读过很多书,其实不然。

说实话四大名著我都没读全,大多数经典我都觉得枯燥乏味,市面上的流行更是一本也没读过。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随手翻了几页,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架上早已生尘。

《世说新语》的魏晋风流,《金瓶梅》的旖旎艳情,《红与黑》的于连,《虎啸山庄》的凯瑟琳,《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我都没读过。

还有人说汉语言文学,文人相轻,爱假清高。

说实话确有如此,我会用时下各种流行俗梗打趣,看见同学正儿八经地讨论严肃文学时,又觉得不屑。

但更多时候,又不会屈服于什么,固执自立,而又落落大方。

特别喜欢苏子《赤壁赋》里的句子:“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近两年来,也愈发觉得自己寄蜉蝣于天地、缈一粟之桑海,对万事万物,都很难有那种年少时的纯粹、疯狂。

汉语言文学到底是什么样子?是理性风骨的对待这个世界。

这也是我喜欢文学的初衷。

文字能带给我们旷远辽阔的意境,让我们对这个浩如烟海的世界,保持好奇与期待。

清梦星河,人间何处不是热爱。

【欢迎你来到穷考,本网站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投稿邮箱:Qk@zixin.net】

已有4243人查看

兴趣部落

下载

扫码添加公众号

登录手机APP

随时随地看穷考

下载APP

合作

投稿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