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是学霸   >
大学生活   >
来聊来撩   >
放飞无聊   >
未来之路   >
这个夏天必看的国产综艺,躁不起来算我输!
生活娱乐
2019-06-27

啤酒、烤串、音乐节,大概是夏季三大美事。

草莓、迷笛、太湖等各大音乐节上,跟着乐队的步调万人齐嗨,岂不快哉?

既是影迷又是乐迷的叔有时候也约上三五好友去现场蹦一蹦,躁一躁。

最近爱奇艺又出了档重磅综艺,让你足不出户就能在家摇起来。

《乐队的夏天》

这档音乐类比赛性质的节目由马东的米未传媒打造。

一个做《奇葩说》的团队来搞音乐,刚有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外界对他们在相关领域专业性存有质疑。

经过大量的前期筹备,邀请业内知名的音乐人加盟,这个受热爱启发,意在创新的节目真就做得有模有样。

来自五湖四海的31支乐队,有新有老,风格各异,凑出了中国乐队的半壁江山。

不认识几个很正常,尚没出圈的乐队文化在国内仍属小众。

但他们应该被大家认识,因为这群人不靠颜值流量取胜,而是真正地在做音乐。

这里有名不见经传,第一次登上大舞台的双人乐队斯斯与帆,也有在工体开演唱会,票在10分钟之内被一抢而空的新裤子乐队。

不论是潜力股新秀,金曲奖得主还是音乐节压轴,聚在一块比拼,而且第一轮就要淘汰半数以上,只留15支乐队。

他们的表演有多吸引人,竞争就有多激烈。

决定这些乐队命运的不叫什么导师和大众评审,都被称作乐迷。

100名大众乐迷是从五千多名报名者里筛选出来的,90后居多,00后和80后占其中的五分之一,每人1票。

20名专业乐迷由乐评人、媒体人和livehouse的主理人组成,每人2票。

5位超级乐迷,每人一次可自行在1~10的范围内投票。

总共190票,乐队按票数来排位和淘汰。

其实五位超级乐迷就是负责点评的常驻明星嘉宾。

对于能说会道,早期就是音乐人出身的高晓松来说,参加这个节目简直就是种享受。

乐队的专业水准如何他一看遍知,点评起来无压力,只要坐在那儿欣赏就好。

吴青峰,苏打绿乐队的主唱,充分了解乐队内部的状态。

乔杉,喜剧演员。算不上音乐人,但也会唱歌弹吉他。

马东,音痴一个,乐队这些事他都不懂。

但导演组偏偏选他当主持人,还不让他做功课,就让他完全以外行人的角度去问白痴问题,然后各种被怼遭嫌弃,把身段放得不能更低。

普及基本知识是近些年各大综艺都会注意的一点。

看完《中国有嘻哈》,观众明白了什么是双押、flow和freestyle。

看完《这!就是街舞》,大家差不多学会区分Locking、Poping和Breaking等舞种。

看完《乐队的夏天》,即使是小白也都知道啥是solo、和弦和效果器。

超级乐迷中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最为擅长站在理性层面去分析,当看到现场的普通乐迷犯着业余的错误时,一直保持冷静稳重的他忍不住现场教学。

比如在我们的认知里一般都是在一三的重拍甩头,但像放克和雷鬼这种黑人型音乐都是踩二四拍的点。

第一个上场的是反光镜乐队。

穿着五彩缤纷的老男孩们总是笑得很温和,不知道的以为是草根,实际上他们的乐队成立了22年,是中国朋克的领军人。

97年出道,99年出第一张专辑。年少轻狂过之后便脚踏实地走到现在。

一首《嘿!姑娘》迅速把所有人带入到音乐节的气氛里,3个40岁大叔在亲民的旋律和节奏中仍传递着朝气。

这就是朋克的魅力。

其中资历最老的要属面孔乐队,和黑豹、唐朝都是第一代中国摇滚乐队。

1989年至今,面孔成立了整整30年,期间没少经历成员变动。

现在的面孔乐队,只剩主唱陈辉和贝斯手欧洋两人是元老。

“我们会有新的旅程。我觉得走的,我们欢送,来的,我们欢迎。”陈辉谈及乐队的分分合合时这样说。

岁月似乎并未削减他们对摇滚的那种执着,90年代家喻户晓的《梦》重现在台下这群90后的面前。

在场的老牌乐队都被勾起的往日的回忆。

哪怕你没经历过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年代,也能够从诸多乐迷和乐手们兴奋和沉醉的眼神中瞥见一丝辉煌。

然而,学姐以为面孔乐队绝对会收获一个不错的成绩,可他们仅得到126票。

面孔乐队比较能接受这个分数,认为现在的小孩还能有人喜欢他们已经很好了。

但看到这个结果,大家面面相觑,坐在台后的痛仰乐队也集体变了脸色。

因为在几年前,痛仰也在《中国之星》意外遭遇滑铁卢。

好在痛仰乐队这次在《乐队的夏天》里名列前茅,凭借一首《再见杰克》嗨翻全场。

老炮儿就是老炮儿,主唱高虎自信有型,既富有表现力还特别擅长带动气氛。

都说音乐界有一套鄙视链,臧鸿飞就曾在《吐槽大会》表示:古典>爵士>摇滚>电子>流行>说唱

按照这么排,民谣应该在流行之后。

而且单挑一个大的流派还能再细分,拿金属举例大概是工业>激流>哥特>黑死>前卫……

再就是新的不如老的,大牌不如地下,偶像不如实力。

朋克由于它的简单直白也在节目上被调侃,反光镜连连中枪。

不过玩笑归玩笑,针对所谓鄙视链这类现象,节目明确地表了态。

品味不该鄙视,但技艺的确会被鄙视。

鹿先森乐队的《春风十里》相信不少人都听过,他们被大众喜欢却在圈内认可度不高。

为什么?张亚东一针见血,指出他们的编曲还停留在初学者的水平。

参赛的还有2组偶像,一个是被公司硬组起来的邦邦乐团。

表演过程中就倍受其他人吐槽,唱功琴技统统不ok。

6个人6个都是主唱,那不就是男团,哪里是乐队。

什么是乐队?是每个人各司其职,配合默契,像家人一样照应互补,志同道合地达成共有的音乐诉求,逐渐探索找到自己的独特之处。

另一组从《青春有你》串过来的VOGUE 5 乐队相对实力强一些,仍需历练的他们虽然还是被淘汰了,但却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所以,摇滚可以偶像化,前提是有优秀的音乐作品。

年轻太嫩经验少照样能让一帮前辈目瞪口呆,惊掉下巴。

一开始谁也不知道九连真人这个乐队,一首用客家话演唱的《莫欺少年穷》结束之后所有人都记住了他们。

融合了山歌元素的土摇唱的是心怀斗志的青年阿民渴望走出大山,不顾家人的打击和贬低,阿民决定投下赌注闯荡一番,即使他也不知晓未来会是怎样。

这几个来自广东河源连平县九连镇的青年出人意料地释放出宇宙爆发的能量,其他乐队没有的小号一吹响就穿透了听众的心房。

平时都是下乡演出的他们毫无顾虑地来到了这里,原本籍籍无名的他们却成了势头最猛的黑马。

第16个表演的九连真人,一时排在了第3。

陈酿美酒和新鲜血液齐聚一堂,舞台之上他们发着光,舞台之下很多人又都无比平凡。

刺猬乐队的主唱赵子健一直是程序员,最好的女鼓手石璐同时扛起作为单亲妈妈的重担。

茶凉粉的5个人除了经营乐队之外都有全职工作,在工体开过演唱会的鹿先森乐队仍不是一个全职乐队。

音乐人燃烧着热情,但乐队在当下市场的处境却比较尴尬。

要恰饭,纯粹做音乐是不够的。

著名独立音乐厂牌摩登天空旗下的旅行团乐队依旧身份谦卑,卖力地为金主宣传。

如果有需要,键盘手韦伟表示还可以用乳饮料淋自己。

反光镜的3个汉子跑去给卫生巾品牌打广告,不戴少女发箍是贝斯手田健华最后的倔强。

《乐队的夏天》不是引导全民摇滚,毕竟乐队不只是玩摇滚,它大可尝试多种多样的风格。

节目是意图是想拓宽现代人接受的音乐形式,复兴乐队文化。

1994年的香港红磡体育馆,魔岩三杰和唐朝乐队带来的“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是中国摇滚史的一大里程碑。

时代不断更迭,但却再没有比那更令人念念不忘的记忆了。

高晓松说:“如果这个节目播出去以后,能把乐队的风潮带起来,再进入一个黄金年代,我觉得我们大家都值了。”

前浪未退,后浪已起,只待一支支乐队在中国乐坛再度汹涌澎湃。

就像刺猬乐队在《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唱道的那样:“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欢迎你来到穷考,本网站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投稿邮箱:Qk@zixin.net】

已有4243人查看

兴趣部落

下载

扫码添加公众号

登录手机APP

随时随地看穷考

下载APP

合作

投稿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