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我是学霸   >
大学生活   >
来聊来撩   >
放飞无聊   >
未来之路   >
有些人已经默默退出了你的朋友圈
自媒体文章
2020-02-06

你并没有

想象中那么需要朋友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和一个人成为朋友的呢?

“我爱吃火锅。”

“我也好爱吃。”

可能因为相同的兴趣爱好,我们会产生好感然后成为朋友。

但是从普通好友变成闺蜜,一定会有这样的过程:

“我真的好讨厌让我砍价的某某。”

“对呀,我也是!”

因为经常一起吐槽别人,你和他成为了闺蜜。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你参加工作以后,跟从前的好友关系会越来越淡。

为什么呢?

因为,你们没有机会聚在一起说闲话了。

心理学家阿特曼说:

“两个人能成为朋友,一是要有共同爱好,二是要有共同讨厌的东西。”

真正的朋友,一定是“同流合污”过的,你会在他面前分享很多负面的消息,会一起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前几天我办乔迁之喜,我妈问:“今天彤彤怎么没有来,你没有请她吗?”

我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和彤彤是一个胡同长大的,小学到高中都是一个班,我上大学后,还经常跟室友炫耀,我有个关系很铁的发小。

工作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见面了也没啥可聊的,只剩下客套话。

喜欢阿卡里的一句话:

“长大以后对好朋友的定义就只剩下,放心交付弱点的人和可以舒服相处的人。”

深以为然。

一段关系,不求朝夕相处,但求相处不累。

也许,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需要朋友。

我跟你不熟

没必要跟你瞎扯

黄磊在录制《向往的生活》时,因为有“两幅面孔”上了热搜。

黄磊见到老狼的时候,笑得跟小孩子一样。

当一群不认识的人出现时,他的笑特别假。

他说:“我跟你们也不熟,我也没必要跟不熟的人非得瞎扯,所以你们进来打招呼,我没有那么热情。”

黄磊的这段话,遭到了很多网友的抨击。

但黄磊说的这句话特真实,选择跟舒服的人呆在一起,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没必要勉强自己。

能交心的,真诚以待;不能交心的,不要违心。

小孩子是我喜欢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但作为一个成年人,会变得世俗,喜欢不再是衡量一段关系是否靠谱的标准,人品、三观、交际圈,都会变成条件左右你的选择。

看过一个故事。

一男子喜欢钓鱼,但是一到冬天,他就很沮丧,因为湖里结冰,不能钓鱼。

有人让他去冰山钓,他就把冰砸了一个洞,抛下鱼饵,耐心等鱼上钩。

“这里没有鱼!”有人对他说。

他没有理会。

“这里真的钓不到鱼。”他又听到这人的声音。

他问:“你是上帝吗?”

那人回答:“我是溜冰场的经理。”

朋友就好比那条鱼,我们就是那个钓鱼的男人,我们一直忙着钓鱼,但遗憾的是,我们选错了地方。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死撑。

林清玄说:

“一尘不染不是不再有尘埃,而是尘埃让它飞扬,我自做我的阳光。”

成长就是一个慢慢孤立无援的过程,你得学会舍弃一些东西,然后独当一面。

毕竟,懒得和不熟的人交流,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交常态。

成年人的友谊是奢侈品

真朋友是生命中的贵人

1980年的杭州街头,一位叫肯·莫利的工程师遇见了一个男孩跟他搭讪说:

“我想锻炼一下新学的英语口语,能跟你交流吗?”

这个男孩,是马云。

此后,他们两个人成为了笔友,马云的英语水平提升很快。

1985年,马云考入了杭州师范大学,莫利说:“跟我到澳大利亚看看吧。”

但马云连续7次签证都被拒了,莫利急坏了多次为马云签证的事情到处奔波,最后马云顺利拿到了签证。

莫利给马云汇了200澳元,帮助马云实现了澳洲之旅。

旅游完后,马云说:“澳洲之行在我的生命中至关重要,这次旅行改变了太多过去的认知。

回来之后,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那接下来的10年里,我都在想中国需要改变。”

1999年,阿里巴巴诞生了。

2017年,为了感谢莫利,马云捐赠了2600万澳元,在纽卡斯尔大学设立“Ma-Morley奖学金”,以怀念死去的朋友肯·莫利。

再讲一个故事,是关于吴孟达与周润发。

吴孟达曾经欠下30万巨款,天天被人追债,他去找周润发帮忙。

谁知发哥一毛钱不借,说了5个字:“你自己解决!”

吴孟达此后恨透了周润发。

期间,他突然接拍了一部戏,这部戏让他还清了债务,还拿了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吴孟达请导演吃饭,导演说:“你应该感谢周润发,不是我。”

发哥向导演推荐了吴孟达,发哥对导演说:“如果我拿30万给他,他还是会在赌场上输光,还是会在夜店喝到烂醉。”

为什么我要讲这2个故事,我是想表达一句话:

一个人在低谷期,最能看清世态人情,成年人的友情都是易碎品,珍惜为你雪中送炭的人。

最后你会发现,陪你度过人生艰难的时刻,不过寥寥几个。

如果能遇到这样的人,有事时你们彼此安慰,没事时各自忙碌。

在你辉煌腾达时默默无声隐去,在你走投无路时风风火火赶来,这就足够了。

朋友不在多

在于简与真

上世纪90年代,高晓松和老狼是黄金搭档。

一个作词谱曲,一个唱歌。

2000年后,因为工作原因,两人基本不见面。

一次高晓松陪一个乐队去酒吧玩,碰到了许久不见的老狼。

有人问高晓松:“你组过乐队吗?”

高晓松回答:“组过,后面坐的那个就是我们以前的主唱。”

另一桌的老狼听了,就拿着酒杯坐过来了。

从酒吧离开以后,两人录制了一首《青春无悔》。

“不忧愁的脸,是我的少年,不苍惶的眼,等岁月改变,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阳的斜,人和人互相在街边道再见。”

唱着唱着,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哭了。

他们哭的不是生活的太难,而是对青春的追忆。

老狼曾对高晓松说:“你每天大手大脚,哪天没人养你了,我养你。”

后来,晓松遇到困难,老狼送来了十万块钱。

2016年,《我是歌手》决赛,为了当老狼的“帮唱嘉宾”,从不烫头的高晓松竟然烫了头。

年龄越大越会觉得,再多各自牛逼的日子,也比不上一起傻逼过的岁月。

生活本身是没有色彩的,你将它涂成灰白,它便赠予你冷清,你将它画上颜色,它便还你一颗棒棒糖。

在日复一日的鸡毛蒜皮中,我们或许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变出鲜花的魔力。所以,无论你会和谁成为朋友,请先热爱自己。

生活虽然充满荆棘,但仍要欢歌前进。

但愿你能交到真心朋友,活成自己热爱的样子,让过去狼狈的岁月,都变成不辜负人生的勋章。

至于想要什么样的朋友,去路上找吧!

岁月长,衣衫薄,各位,来日方长。

山高水远,后会有期,相逢的人,总会相逢。

【欢迎你来到穷考,本网站未注明来源或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投稿邮箱:Qk@zixin.net】

已有4243人查看

兴趣部落

下载

扫码添加公众号

登录手机APP

随时随地看穷考

下载APP

合作

投稿

反馈

顶部